政府应该有责任的管理博彩政策

选自专辑《政府应该有责任的管理博彩政策》

·1304Kbps

·574M

·国语

·2015-12-24 15:39:34

简介

       博彩业从以往完全负面的罪恶印象,逐渐转变性质成为与旅游相结合的娱乐服务产业,是一个全球现象,越来越多国家/地区加大发展规模或放开发展限制。但无可否认,博彩业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仍然存在,例如:病态赌博问题,以及由此衍生的社会问题。许多博彩业发达的国家为防治病态赌博问题,均倡议和推行「负责任博彩」政策,尤其是澳洲、加拿大、美国,以及博彩业的后进新加坡。虽然每个国家的「负责任博彩」政策在演变过程中均发展出各自的模式,但仍有一些基本元素是共通的,包括整体机制,例如「负责任博彩」的法制、政策及执行框架;以及各种防治病态赌博问题的措施。以下我们逐点罗列,从「负责任博彩机制」和「防治病态赌博问题的措施」两方面对比澳门的现况,验证文首的指控并非夸张。

博彩业 博彩 赌博

负责任博彩机制
一个负责任的社会,发展博彩业应该首先有一套整体「负责任博彩」机制,包括完善的法制框架,规范政府、博彩企业、周边产业以至博彩消费者的责任和义务,尤其是作出清晰有效的指引,要求博彩企业所应负的社会责任。机制亦应包括完善「负责任博彩」的政策及执行机构。
 
一、「负责任博彩」法制框架。在澳门,目前的博彩业法规,基本著眼点只在于规范博彩业在经营博彩业务方面的规则。至于「负责任博彩」相关的法制,经济财政司在二○一○年三月崔世安特首任内第一份施政方针中强调:「关注博彩业发展所衍生的各种社会问题,将参照国际标准,继续研究制定有关『负责任博彩』的指引。」看官见到「继续」、「研究」这等政府常用关键词,对于这份指引何时出台大概心中有数了。
 
二、政策及执行机构。世界各个博彩业发达的国家,大都有专门的统筹机构,跟进负责任博彩事务,例如要求博彩业协会设立全国负责任博彩中心(美国),或公共性质的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新加坡),或问题赌博基金会(纽西兰),或政府直属的委员会(加拿大)。反观澳门,有一个博彩委员会,成员是八名政府官员,主要职责并无一字提及规范负责任博彩;直接监管博彩业的博彩监察协调局,其职责只著重赌场经营,尤其是关乎政府税收的博彩活动;司法警察局则负责跟进博彩相关的犯罪行为;社工局及一众社会团体则提供病态赌徒及家人的辅导服务。几乎所有工作都集中于两端:博彩业的营利,以及问题赌博的事后辅导,并未有专门机构统筹建构一个负责任博彩的环境。
防治问题赌博的措施

 
国际上採取的防治问题赌博措施层出不穷,各国政府仍然在研究更有效的措施,减低问题赌博衍生的社会问题。如果加以分类整理,从赌博诱因的源头开始预防,至过程中的限制措施,再到出现问题后的辅导,目前大致上有以下主要措施,看看澳门做到多少:
 
一、博彩场所退出社区。现任特首在二○○九年七月出席特首选举活动时,承认:「博彩社区化问题值得深入探讨。过去,本人有份参与的教育委员会、青年委员会等,多次开会讨论博彩场所于人口密集地区营运的问题,认为此举对家庭、社区、教育及社会的价值观造成影响。」在前任特首公佈多年仍未兑现的情况下,崔世安当时承诺:「当局已公佈停止在社区开设博彩业并逐步迁出,现时重点应在于如何跟进措施,落实迁出时间表。」到现在又如何呢?做了多少?不久前,议员关翠杏指出,政府过去提出博彩公司不在社区开设新赌场,原有赌场撤离社区,至今未能兑现。
 
二、企业责任。不同国家对博彩企业需要负的社会责任,有不同的要求,例如,澳洲政府规定赌场内张贴「负责任博彩」海报及放置附有多种语言的小册子让公众及游客索取。每部摇彩机也必须贴上「负责任博彩」或「问题赌博」的求助热线电话号码,以提示赌客以负责任的态度参与博彩活动。为员工提供「负责任博彩」认识的培训,平均两至三年为员工提供「负责任博彩」再培训。加拿大赌场内设有「负责任博彩资讯中心」,提供如每种游戏机率、「负责任博彩」及「隔离措施」等资讯,中心可提供多种语言服务,由专业的协调员全天候运作。新加坡赌场需要配合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所制定的社会安全措施,教导员工及时察觉嗜赌徵兆,与这些赌徒接洽,并转介他们接受辅导。澳门政府对博企有任何相关的社会责任要求吗?
 
三、限制宣传及广告。新加坡「赌场管制法案」严格限制赌场的广告,包括禁止在免费电视和电缆电视频道、广播节目、报章及包括巴士站和公共巴士上打广告。赌场广告只限在樟宜机场、游客中心和旅游景点里。此外,广告宣传内容必须属实,而不是推销性的。反观澳门,赌场广告混合酒店的名义,在各口岸、车体、户外、电视、报章等,无处不在。
 
四、入场限制及禁门令。新加坡政府规定,所有本地居民(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必须支付每日一百元入门费(一十四小时)或每年二千元入门费;并实施「禁门令」制度,是指自愿禁止进入赌场或需禁止进入赌场的做法,即有自愿「禁门令」、家人「禁门令」 及第三方「禁门令」三种,目前通过以上三种方式禁入赌场的人数大约三至四万人,当中主要是通过第三方禁门令拒于赌场门外。其他国家亦有类似的隔离或自我隔离措施,至于澳门,传闻中有赌场黑名单限制特定人士进入赌场,但运作机制及情况如何,则搜遍各政府部门的公开资料,亦不见踪迹。
 
五、赌额及信贷限制。仍以新加坡为例,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规定赌场业者,须为所有赌客提供设施和服务,方便他们「自设输亏顶限」,根据预算设定当天下注顶限。外国与新加坡豪客在赌博前需支付十万元按柜金,新加坡豪客的支票必须过账后才可赌。非豪客的新加坡赌客需使用现金,也不能用转帐卡或赊欠下注。赌场内不得设有自动提款机、不得开设典当铺;澳洲政府进一步限制距离赌场五十米范围的提款机设有每次提款限额和每天提款上限。再看看澳门,网上随便搜到一篇内地博客记载的澳门赌场游记:「赌场内提款机特别多,赌场外当铺特别多」。
 
六、事后辅导。当以上措施都失效时,病态赌博问题便会产生、蔓延;如果根本缺少预防措施,则执漏补网式事后辅导的需要便变得非常急切。澳门的现实情况便是,其他措施都比较缺失,但在事后辅导方面,却同时存在一个官方机构、五个民间机构,专为受赌博问题困扰之人士及其家人提供辅导服务。民间机构,主要由宗教团体或与博彩业相关的议员设立,各自提供服务,并无中央统筹机制,亦无适当分工。以其他国家的经验,单一求助热线、标志以至驻场辅导机构,能令需要求助的人更容易知道求助管道。对于游客众多的澳门,容易辨识、接触的单一辅导机构系统,是否会比分散、本地特色的辅导模式更有效呢?

博彩业 博彩 赌博
 
        刚刚起步的新加坡赌业,其政府推出一系列的负责任博彩政策、防治问题赌博措施,澳门面对区内外要求学习新加坡的呼声,感受如何?澳门人应该觉得惭愧,赌业发展悠久,赌收爬升到世界第一,但赌业管治、负责任博彩环境等水准,令人汗颜。面上无光还是其次,当越来越多本地居民陷入病态赌博的困境,当其他地方对澳门作出越来越负面的评价,以至限制人民访澳的签注,澳门整体社会需要付出的沉重代价可能是无法挽回的。

提交歌曲

您可以在此填写未查询到的歌曲,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发布在 51ape

反馈

您可以在此提交歌曲错误信息,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