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闲谈:老虎机那点事

选自专辑《小编闲谈:老虎机那点事》

·1248Kbps

·625M

·国语

·2015-12-07 11:33:00

简介

        马克思《资本论》中有这么一段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老虎机
  
        老虎机的利润远远超出300%,以阿平为例,阿平负责东莞某富裕镇街旗下一自然村三百多台老虎机,月入达180万元,可面对如此数额巨大的现金流,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却从来没有想过侵吞公司哪怕一分钱财产。究其原因,阿平说,一是公司给的工资足够高,足够他在东莞吃好住好玩好;二是贪污公司公款,只有死路一条。
  据其介绍,一个成熟的老虎机团队通常拥有总经理、总经理助理、财务、主管、修机、组长、解码员、组员等职务,此外还有不同数量的负责数据分析、数据核对的督察员以及仓库管理员。其中,总经理、总经理助理、主管、财务等高层管理人员均为老板的亲信,负责辖区或部门的整体营运,享有辖区或部门1%到3%的营运收入提成。
  阿平说,老虎机整体收入大,这些管理人员提成基数高,以主管为例,通常在一个富裕片区当主管,月入至少四五十万。而修机、组长、组员、解码员等基层工作人员则大多由公司对外招聘,通常被招聘者需要有与老虎机老板相熟的熟人担保,且需缴纳三千到五千元不等的保证金。这些基层工作人员的收入同样是由工资加提成组成,其中提成部分为其具体管理的老虎机营运收入的5%。阿平管理旗下三百多台老虎机,每月提成就可达八九万元。
  与高薪相对的则是严密的管控。阿平说,老虎机收入虽高,可并不好做,光公司内部管理规定就有十几页,不遵守就要罚款,每天早上10点上班,晚上12点下班,不可以迟到早退,上班时间不可以上网,不可以睡觉,不可以打牌,不可以打麻将,每天数据必须核对清楚才能下班,而下班以后只要主管来个电话,就得随时准备出发。
  一名老虎机基层从业者甚至还写打油诗来描写这种管理上的严格:满腔热血投身社会,加入老虎自豪百倍,没曾想到吃苦受累,摸爬滚打终日疲惫,每间铺位必须到位,一日三餐时间不对,屁大点事反复开会,逢年过节加班应对,各种数据让人崩溃,每时每刻不敢离位,处理投诉回回面对,无能顾家愧对长辈,老板批评思路不对,顾客总嫌只进不退,半夜回家功力减退,强壮身体已经报废,青春年华如此狼狈,哎,老虎机行业实在太累!
  比严密管控更让老虎机基层从业者们害怕的则是数据上的差错。老虎机是分散营运,老板只有通过及时掌握每台老虎机的数据才能严密掌控老虎机整体营运情况。对老板而言,数据就是金钱,老板绝不允许有任何数据上的差错。阿平从业两年,因其主管每日都有核对数据,因此尚未碰上数据上的差错,可他知道就在他所在的镇街,之前有个担任组长的同乡就因三万多元的账目对不上,被囚禁在惠州一山头,直到其家人翻倍赔偿才得以释放。
  上述组长因为与老虎机老板同属丰顺老乡,在囚禁之余没有遭太多罪,中堂的前老虎机从业者沈林则相对悲惨许多。沈林原本负责中堂东泊村一带近五十台老虎机,可是好赌,在自己管辖的老虎机上输了几万元,一时冲动,动了歪脑筋,在每次输钱之后就用钥匙打开老虎机,从里面偷钱以继续赌博,前前后后又输了一万多元。
  因为害怕被主管发现,沈林没有及时把账目抄回去向主管交差,引起了主管的怀疑,结果被查到。在请示老板之后,主管把沈林押到一座偏僻的山上,监禁了沈林十天,而后用水管和木棍打断了沈林的手脚,把他丢弃在中堂大桥的桥底。沈林连夜逃回老家医院治疗,现在手脚虽然被接好,可没能完全治愈,只能拄拐杖过一辈子。
  
老虎机
 
   据阿平介绍,老虎机公司至少有四成的利润专门用于打点各种关系,打点关系的费用通常都是老虎机公司进驻前就谈好的。
  老虎机集团对内如此,对外更是如此。东莞老虎机难以打尽的关键在于大量出租屋、士多、小旅店、餐厅为老虎机集团的分散式营运提供了场所。对于这些场所的店主们,老虎机集团通常采取的措施是利诱,每个月向店主支付五百到一千元不等的租金,此外还许诺店主们可享有店内老虎机营业收入5%的提成;可对那些不听话、拒绝摆放老虎机的店主们,老虎机集团则视之为阻挡他们财路的煞星,不吝用各种最严厉、最暴力的方式给予打击。
  连先生就是诸多受害者之一。连先生曾在常平苏坑社区治安队隔壁开了一间小店,以维持全家生计。连先生心想店子开在治安队隔壁,应该是百分之百安全了。不料,老虎机集团盯上了这个小店,隔三差五上门要求摆放老虎机,连先生总是拒绝。随后的一天,连先生正送孩子上学,六名彪形大汉持铁锤、铁棍把其右腿打至粉碎性骨折。连先生清楚地认得其中一名行凶者正是此前上门要求摆放老虎机的年轻人。
  事后,连先生总抱怨社区治安队没能保护他的平安,可事实上,就算是治安队,遇上老虎机从业者,有时候也只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长安镇上沙村治保会巡逻队的周周就曾遭遇过这样的事情。2008年6月的一天,周周与其他七名治安队员奉村里的治保主任之命,查处该村中南中路一带的老虎机,不料队员们才刚刚砸毁几台老虎机,二十多名持刀棍男子突然出现,追砍治安队员,导致至少五名治安队员严重受伤,三辆治安车被砸。
  类似的由老虎机引发的暴力事件比比皆是,东莞法院但凡判罚老虎机集团时,总能罗列出不少的暴力殴打事件。那么,是谁、又是哪些因素让这些老虎机营运者可以如此肆无忌惮。海叔的观点是足够硬的关系。海叔简单地说,如果要垄断一个镇的老虎机生意,那关系至少需要通省。阿平则直接地说,说白了,就是用钱砸出来的关系。
  据阿平介绍,老虎机公司至少有四成的利润专门用于打点各种关系,这些关系涉及方方面面,只要与老虎机营运有关的都要打点到,不然少哪一方都可能出事。阿平还介绍,这些打点关系的费用通常都是老虎机公司进驻前就谈好的,有些是按月,有些是按年,进驻之后哪怕该地老虎机营运不景气,甚至亏本也得按时把那笔费用交上。
  正是这些利用金钱建立起来的关系让老虎机营运者们有了肆无忌惮的信心。阿平骄傲地说,如果警方有行动,我们肯定比参与行动的普通警察还更早知道行动的准确时间、准确地点以及参与人数,在一些特定的节假日,为了配合警方行动,我们偶尔还会主动留下一些机器(老虎机),好让警方现场销毁。不过,那些机器里的硬币早都收好了,有些时候主板都拆下来了,就光剩一部空机器,跟老虎机动辄成千上万的收入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关于老虎机营运公司与执法人员之间的利益输送早已不是秘密。东莞市原市长李毓全就曾在与人大代表的座谈会上表示有群众反映警队、治安队员与帮派混在一起,还听说一些村镇对老虎机收保护费。
  李毓全要求东莞警方加强措施,严厉查处。只是,在此次严打风暴之前,东莞警方从来没有查获过治安员以上级别的老虎机保护伞,也正是这一点给了阿平可以东山再起的信心。阿平说,只要关系还在,老虎机就不会灭亡。

提交歌曲

您可以在此填写未查询到的歌曲,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发布在 51ape

反馈

您可以在此提交歌曲错误信息,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