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损音乐下载
  • 澳门赌博
  • 郭美美的命运赌局:赌博输了一切!

郭美美的命运赌局:赌博输了一切!

选自专辑《郭美美的命运赌局:赌博输了一切!》

·1269Kbps

·634M

·国语

·2015-12-01 16:49:40

简介

  为了钱出卖自己的灵魂,出卖自己的肉体,我本人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东西。——3年前,在接受新京报的专访中,郭美美不止一次强调自己坚持的原则。
郭美美的命运赌局

  近日,北京警方证实:郭美美涉嫌赌博、开设赌局、从事性交易、发布虚假信息提高赌博网站知名度等犯罪行为。

  一个真实版的郭美美浮出水面。

  3年前,诸多采访过郭美美的媒体人对她表现出的个性记忆犹新,甚至有些一致:“是个挺傻、挺单纯的‘90后’姑娘。”

  她说不了解红会,也不关心社会和政治,最喜欢谈论时尚和化妆品。她反复叮嘱摄影记者,一定挑自己最漂亮的照片放在报纸上。

  她拥有少数年轻女孩的显著特质:注重外表、虚荣拜金、无所顾忌。喜爱结识权贵,得到男人赠送的玛莎拉蒂会高兴得双手发凉,忍不住发微博炫耀。

  当年负面新闻的压力,网络舆论的暴力,以及流露的一丝悔意,似乎在这个姑娘身边打个转就飘走了。红会风波似乎让她胜券在握,不管怎样,她有了名气,也继续保持密集的曝光度:拍摄同名电影、去澳门豪赌、欠下虚假的巨额赌债……

  这些年的郭美美,已经被包围在一个赌局里:跟随单身母亲在深圳和益阳两个城市间切换成长,希望能被命运选中跻身娱乐圈。个性、家庭、结交的朋友,以及这个时代,教会她如何展示与财富的密切关系,如何收获名气。

  财富的来源和名气的好坏对她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场人生赌局中,她获得了筹码,尽管有时,无知无畏和年轻的身体,是她兑换筹码的本钱。

  早在2011年的一次采访中,新京报记者曾问,“因为负面新闻获得名气,这种方式你是否能认同?”

  郭美美的回答是:“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或者说假如时光倒流,我宁愿不要这个知名度。”

  但这场人生赌局中,郭美美没能及时收手。

  赌局

  澳门赌博 北京设局

  郭美美的生活充斥着赌局,世界杯是其中一个。

  今年6月11日,郭美美发布一条微博,“世界杯要开始咯,今年我也要参与一下,看看我猜的准不。”

  那几天,她的大多数微博都和赌球有关。

  6月13日她写道:“又感冒要早起飞南宁演出,今晚也没法看球赛了,反正我买了巴西和智利有信心一定赢。”她还晒出了下注单,但不久就删除了。

  两天后,她发微博说这次“输大了”。

  确实是“输大了”,7月9日,因涉嫌在巴西世界杯期间赌球,郭美美被北京警方控制;近日,警方称,郭及相关涉案人员因涉嫌赌博罪等,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郭美美向警方供述,世界杯期间,她在网上下注,买了3天球,赢了几万块。

  这对郭美美来说算是“小利”。2013年4月,为否认参加“海天盛宴”,郭美美曾发微博澄清:“我一直在澳门,根本没去三亚海天盛宴还勾搭什么SCC(超跑俱乐部)富二代,说实话我压根看不上,我在澳门玩牌输赢就是一辆跑车。”

  同时晒出的,还有她在澳门赌场兑换的大把500万筹码。

  这在很多网友看来是吹嘘,但郭美美的圈内朋友都知道,她出入澳门赌场是常事儿,3年前,其友人就对媒体说,郭美美买Mini Cooper(宝马车型)的钱来源于她之前一次澳门赌场的赢利。

  但郭美美已经不满足于在澳门赌博了,她把“局”设在了北京。

  2013年2月,郭美美让助理吕某在朝阳区北京公馆东塔楼租了间房,这套月租1.9万元的一居室成了赌场。

  赌场很专业,有赌桌筹码、POS机,有“荷官”(专业发牌手),还有从澳门过来的外籍专业玩家,但绝大多数赌客都不是专业的,他们大多是郭美美的朋友。

  输钱的大多也是她的朋友们,往往一个小时内,他们就会输几万甚至十几万,而在这样的局里,郭美美通常是赢家。

  输赢不仅在牌桌上,赌局还要抽水——每一把的3%到5%,郭美美不满足此前与别人合作设局,她对助理抱怨:“还得女人当家,下次我自己组局。”

  北京警方证实,郭美美的合伙人是她在澳门赌博时结识的男友。每场赌资金额都是上百万元,仅抽取提成,郭就获利数十万元。

  筹码

  拿身体换取筹码

  进入警局前的郭美美,俨然已经拥有一张“网络红人”的名片,她受益于这张名片。

  郭美美也曾试图通过自己的名气来经营店铺,获得更多财富。

  朝阳大悦城附近小区罗马嘉园35座楼底层商铺,门牌号35-5,一间四十平的小铺子,曾挂着写有“郭美美古曼堂”的玫红色灯牌。

  两年前,郭美美租下这间铺子,开了一家古曼堂,主要经营泰国佛牌、精品女装、奢侈品包。一年后,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如今几经转手,这家铺子已是家成人用品店。

  据附近开店多年的商户回忆,当时每天光顾郭美美店铺的不超过3个顾客,古曼堂经常店门紧闭,每月开店仅十天左右。

  她还张罗了家淘宝店,亲自担任模特,所卖服装并非爱马仕之类的奢侈品牌,

  而是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最贵的衣服才480元,店铺介绍中自称“多数是外贸出口商品”。

  这貌似不太符合“红人郭美美”该有的赚钱速度。

  前段时间,各大网站转载的头条,又是和郭美美的“赌”有关——网传郭美美在澳门赌场豪赌欠下2.6亿元,随后又有“靠山”为其还债。

  这则“新闻”,实际上是一家赌博网站与郭美美设计好的“圈套”——网站虚假炒作,以提高知名度,顺便增加郭美美的曝光度。

  为此,郭美美得到了网站提供的40万赌场筹码和10万元现金。

  她还飞往全国多地参加了不少所谓的“商演”,曾签约的一家南方某演艺公司,承诺她每年安排不少于50次的“夜场商演”,每次报酬5万元。

  接受采访时,她说“才不要像有些小明星一样跑场子,不缺那几万块。”但实际上,只要先把钱打到她账户,她还是乐于接受。

  她飞往全国各地参加了不少所谓的“商演”,拿着并不高的酬劳,在一些小成本的网络影视剧中寻找角色。

  有时,她获得筹码的方式,是用自己的身体。

  警方查明,郭美美之前所谓的“商演”其实不足20场,她的收入来源有一部分是从事性交易。

  在其助理的描述中,郭美美常以外出演出的名义与男人会面。有些男人对郭美美来说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郭美美会带助理赶往浙江宁波或广东揭阳。开房次日离开之前,帮郭美美收拾行李的助理,会发现床头多了二三十万元现金。

  入行

  跻身有钱人的圈子

  获得信手拈来的财富,似乎在郭美美来北京之后就有迹可循。

  2008年左右,郭美美来到北京,并报名参加了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班。母亲郭登峰也跟随而来。

  进修的时间是一年,一周上5天课,安排形体、台词、声乐、表演四门课程,学费昂贵,约三四万。

  这笔费用的出处,据郭氏母女对新京报的说法,原本家中就不缺钱,第一笔财富积累源于炒股。

  在郭登峰的描述中,早年在深圳的经历并不艰难,赚钱竟十分容易:她曾在深圳华联大厦8楼的一个服装有限公司拿货。一件职业套装,拿货价280元,最少卖1000多;后来还开麻将馆、茶楼,有时候朋友做生意,拿点钱投资。

  但郭美美的朋友不以为然,有人曾向媒体透露,2007-2008年间,郭登峰因结交了一位外国男友,家中财富状况才发生变化,能够安排郭美美前来北京进修。

  彼时郭美美所在的电影进修班里,也汇集了诸多“有艺术创作经历”、希望未来能跻身娱乐圈的“北漂”年轻人,并迅速结成圈子,他们称呼郭美美“美美”或“大美”。

  郭美美继承了母亲郭登峰的社交能力,微博上,她与人讨论香水、名包和汽车;而线下,她则积极参加各种圈子里有钱人的社交活动。

  2009年,郭美美在昌平租了一间别墅来开派对,庆祝自己18岁生日,并在当晚收到一块价值18万的卡地亚蓝气球腕表。

  表是一位养藏獒的老板送的,郭美美并未告知郭登峰,后来将此表转赠给母亲。

  “你觉得女儿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合适吗?”新京报记者问。

  “你可以去问那个老板,他只是觉得美美很有灵气,和藏獒拍照也不害怕。”郭登峰说。

  而郭美美对这一行为的理解是:“我知道他喜欢我啊,但我都说了自己还小,不想谈恋爱,那为什么不能要?”

  在郭美美因赌球被拘后,这些曾在圈子里和她结识的朋友急于撇清关系,在接到采访电话时,很多人称不认识她或是不熟,这恐怕是牢狱中的郭美美想象不到的。

  7月9日,听闻女儿被北京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郭登峰第一时间赶回北京。

  在郭美美经纪人吴名的描述中,这位母亲情绪哀伤,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这也是郭氏母女惯常的高调第一次被打破。

  出道

  红十字会风波

  郭美美带着“炫富”的标签走进公众视野时,刚过完20岁生日。

  她的人生赌局或许从此时开始。

  2011年6月,在她的微博照片里,不同颜色的爱马仕包包整齐排列,红色的Mini Cooper十分扎眼,而那辆价值240万元的玛莎拉蒂,郭美美是以主人的姿态斜倚着白色的车身,墨镜遮住她半张脸。

  母亲郭登峰曾意识到这样“炫富”有些不妥——“这些包包大多是假的”。

  她曾对新京报记者说,除了自己购买和“干爹”赠送给美美的两个爱马仕是真包,其余都是她在深圳罗湖区买的仿冒品。“为了配衣服,颜色好看。”

  但她也从未真正制止女儿在微博上“炫富”,同时为了让女儿“在同学面前有面子”,在其18岁生日时,为她购买了这辆价值38万的Mini Cooper。

  据郭登峰说,这钱原本是要买房子的,当时在珠江帝景看好了,一万七一平米,但郭美美建议说先买车,因为进出不方便。

  “确实是这样,我也不太习惯走路,坐地铁也不方便。北京很大,在深圳那么小的地方,我进出都是开车的。”郭登峰说。

  而这辆玛莎拉蒂,是郭美美的“干爹”王军为其购买。郭美美因为郭登峰的关系与王军结识,与王成为“男女朋友”,随后以“干爹”相称。

  在对警方的供述中,郭美美自己戳破了当年面对媒体时的谎言,是觉得有这样一位比自己大15岁的男友而感到羞愧。

  关于这辆玛莎拉蒂的来源,郭美美回忆,2010年在深圳与王军见面时,曾索要一辆车作为20岁的生日礼物,男友应允。

  “回北京后我去看车,一开始看奔驰,后来得瑟地跑去卖各种昂贵车的金宝街,我看了玛莎拉蒂腿就挪不开了,好喜欢,当时恨不得把车给吃了。”郭美美对新京报记者说。

  她大胆地预订了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然后给王军打电话说要先交50万定金,但并未告诉对方全款是240万。

  拿到玛莎拉蒂后,她形容为“高兴得手都发冰了”,在很激动、很想给朋友看的情况下发了微博。

  真正点燃网民愤怒情绪的,是郭美美“中国红十字商会总经理”的微博加V认证,尽管中国红十字会多方澄清,郭美美也承认这个称谓是胡闹,这场风波还是把她拽进舆论的漩涡中,再难翻身。

  “你觉得是认证身份有问题,还是炫富不对,还是后来处理事件的方式不妥?”3年前的采访中,新京报记者问。

  “都有。这些事情单个来讲,不是个事儿。全都串到了一起就是大事了。就变成了一个偶然又必须发生的事情了,变成一个爆发点。”郭美美说。

  当时在郭美美看来,自己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牺牲品:“中国人太多,贫富差距大,很多人不满,有时候迁怒到我身上,他们也许并不是那么恨我,而是恨一种社会现象,在我这里找到了一个发泄点。”

提交歌曲

您可以在此填写未查询到的歌曲,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发布在 51ape

反馈

您可以在此提交歌曲错误信息,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