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的道德性

选自专辑《赌博的道德性》

·1170Kbps

·600M

·国语

·2015-12-25 13:56:34

简介

        过年总是多少有点赌博活动,小有家庭内战式赌法,大有全国刮刮乐。赌博到底对不对呢?「论赌博的道德性」是个超级巨大的题目,但大题可以小作,小作的方法就是直接把结论讲出来。我认为赌博在道德上是中性的。 
 
        我们伟大的王圣人院长,日前痛批一些开设赌博经营管理课程的学校,说他们是:「下贱、毫无教育胸襟可言。」因为法律不是我的专长,所以王圣人会不会被告到爆炸,我无从评论,但我觉得从伦理学的角度是可以谈一些东西。我下面会把规范伦理和描述伦理学混著谈,反正一般读者分不出来,我就不细分了。
 
我先从一个大家应该听过的故事模式讲起。某个有钱人或是富家子弟,原来家业经营得好好的,自从开始沉迷赌博后,就把家产一天天的败掉,最后家破人亡云云。
 
这种故事可能出现在任何时空,可以说明很多家族搞到家破人亡的原因就是赌(以及碰到诈赌,但两者先算在一起好了)。
 
就算这是个事实归因,但这是正确的道德归因吗?我相当怀疑。

赌博
 
赌博是一种以运气来决定结果分配的行动,可能会牵涉到一点技巧,但如果技巧的成份越高,我们就越不会将之视为赌博,而会用其他的名字来称呼,如「投资」。
 
「投资」除了相关知识与技巧之外,还牵涉到风险承担。因为资讯不对称的关系,「投资」这事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其实和买乐透是差不了太多的,大家都没啥知识,只有承担风险而已。所以其本质非常接近赌博。
 
我们就把赌博定义为「以运气来决定结果分配的行动」吧。那这样的行动在道德上有错吗?
 
很难说有错。有些自由主义者在提到「程序正义」时,会以丢铜板或猜拳决定事情为例。这两种行径本质上也是赌博,但它们都可以成为正义的分配方式,所以赌博在自由主义者眼中应该是道德中立的,只是一种分配手段。
 
但那是自由主义者,社群主义者认为各社群有自身的标准,答案可能是不一致的,那我就探讨我们的社会好了。前面提到的赌博败家故事模式,在我们社会中颇常见,在一些八卦场合,对于某某家族为何会突然垮台,经常会在没有充足证据的状况就下套用这个模式,绘声绘影的说什麽老子死了后儿子好赌,赌掉了几栋房子,才落得今天这样云云。
 
我要强调,很多这类故事都是真的,至少八九成是真的,但这也没办法证成赌博是道德负面的行动。有很多这类状况是因为被诈赌而败光家产,这更难以说全是「赌博」这个活动本身的错了,「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受害者。就像职棒放水案(这算诈赌)伤害的不只是球迷的感情,更重伤了运动赌博产业,包括合法与非法。
 
回到那些败家子。赌博只是他们损失金钱的一种手段,他们可以透过其他方法败掉这些家产,包括消费,买包包给酒店妹等等。投资可能成为赌博,你也可以将赌博视为一种消费。消费也是道德中性的,只有过量(浪费、奢耻)与不及(吝啬、小气)才会有道德上的问题。
 
那这些败家子到底错在哪裡?做了一堆道德中性的事,却把家产花掉了,难道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吗?


赌博
 
过量,他们赌过量了。
 
我每週都会固定买乐透,有时多,有时少,但一个月会控制在一千块上下,因为这就是我的娱乐预算,买乐透是我的娱乐。我有中就会立刻换新的一张,输完就算了。如果我有打网游,需要买点数的钱,我会从这一千块中去挪用,乐透就买少一些。这并没有对我造成什麽压力,因为这是我的娱乐,反而带来一些乐趣。
 
所以问题并不在于赌博,而是在于过量。这种看重「适切」、「中庸」的道德文化不只是来自亚里斯多德,中国的儒家也讲求这种功夫。我们就是生活在儒家思想的社群之中,大多数人会认为不论吃喝玩乐,只要居于中道,基本上就不会有道德问题。
 
       那我们要如何回应王圣人的「赌博下贱论」呢?他坚持他的基督教神学伦理学,而这套「王圣人基督教伦理学」反对一切的赌博。

提交歌曲

您可以在此填写未查询到的歌曲,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发布在 51ape

反馈

您可以在此提交歌曲错误信息,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返回顶部